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将四十年不曾失利北宋名将曹玮波澜壮阔的一生

发布时间:2021-01-07 11:29:07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为将四十年不曾失利 北宋名将曹玮波澜壮阔的一生

曹玮(973年7月22日—1030年2月21日),字宝臣。真定灵寿(今属河北)人。北宋名将,枢密使曹彬第四子。

曹玮出身将门,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晓《春秋三传》。少年时便随父亲在外任职。宋真宗即位后,任渭州知州,驭军严明,赏罚立决。知镇戎军时,招降外族、袭破李继迁,并据地形修筑工事、巩固边防。李继迁死后,曹玮上疏请趁机攻灭李氏政权,但未获准许。他亲自率军带回归降的河西大族,使李德明不敢轻举妄动。此后与秦翰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屡立战功。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吐蕃李立遵部入侵,曹玮于三都谷大破其军,斩获颇多。此后累迁至宣徽北院使、签书枢密院事。天禧四年(1020年),因宰相丁谓诬陷,连贬为莱州知州。晚年历知青州及天雄、永兴、河阳军,官终彰武节度使,封武威郡公。天圣八年(1030年),曹玮去世,年五十八。获赠侍中,谥号“武穆”,后世遂称其为“曹武穆”。嘉祐八年(1063年),配享仁宗庙庭。宝庆二年(1226年),绘像昭勋崇德阁,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曹玮为将四十年,未曾失利。他治军严整,史称其“平居甚闲暇,及师出,多奇计,出入神速不可测”。自三都谷之战后“威震四海”,唃厮啰每闻其名,即以手加额。

人物生平

少年老成

曹玮生于宋太祖开宝六年(973年)六月二十日(7月22日),为北宋开国名将曹彬第四子,曹彬任武宁军、天平军节度使时,曹玮都在军中任牙内都虞候。他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晓《春秋三传》,尤精于《左氏春秋》。

宋太宗至道(995年—997年)年间,李继迁据河西银、夏等州,兼并诸部,当时李继隆、范廷召等诸将多次出兵都无功,朝廷又放弃重镇灵武,李继迁便频频扰边。太宗问曹彬:“谁可以为将?”曹彬说:“臣的少子曹玮可以任用。”太子即召见曹玮,任曹玮为渭州知州,而且要授予他诸司使之职,曹彬代其推辞,太宗便命曹玮以本职(东头供奉官、阁门祗候)同知渭州,曹玮时年十九。

至道三年(997年)三月,太宗驾崩,由太子赵恒继位,即宋真宗。真宗即位后,曹玮改任内殿崇班、渭州知州。他治军严明有部署,赏罚立决,对犯令的人从不宽贷。擅长派用间谍,遍知敌军的消息,布置举措如同老将。

咸平二年(999年),曹彬病重,真宗亲自前往看望,并向他询问后事,曹彬回答说:“臣无事可言。”在真宗追问下,才说:“臣的两个儿子才能可用,臣如果要荐举亲故,他们都堪为将。”真宗问他们谁优谁劣,曹彬回答说:“曹璨不如曹玮。”

威名四起

曹彬去世后,曹玮请求为父服丧,真宗不允,改任他为阁门通事舍人,又调任西上阁门副使,转知镇戎军。

当时,李继迁虐用他的民众,曹玮知道他的下属多有怨言,就写信给这些部族,宣扬朝廷的恩信,来挑动诸羌。因此康奴等部族请求内附。李继迁攻打西蕃后返回,曹玮在石门川伏击,杀获甚众。

积极筹边

景德元年(1004年),李继迁死后,曹玮立即上奏朝廷,希望能乘此机会攻灭李氏,但其子李德明非常狡猾,假意卑躬屈膝讨好朝廷,而朝廷想以恩惠来招抚,丧失了大好机会,酿成日后的李元昊叛乱。当时河西大族延家、妙娥、熟鬼等不少当地部落都企图归顺北宋,但诸将十分犹豫,怕得罪李德明而不敢接纳。曹玮亲自率兵进入天都山,将延家妙等接纳归降,削弱了李氏的力量,李德明也摄于曹玮威名不敢挑衅。

不久,曹玮又和另一位名将秦翰合作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于是陇山诸族皆来献地。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曹玮被征召还朝,任西上合门使、邠宁环庆路兵马都钤辖兼知邠州。同年,真宗东封泰山,曹玮因而调任东上合门使。真宗因他熟知河北事物,便任命曹玮为高州刺史、真定府定州路都钤辖。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三月,调任泾原路都钤辖兼知渭州。曹玮曾绘制泾原、环庆两路的山川城郭、战守险要之处进献朝廷,真宗留一份在枢密院,把另一份交付这两路保存,让诸将出兵都按此图来商议。 [19-20] 同年八月,调任泾原路钤辖。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真宗西祀汾阴,调曹玮为四方馆使。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曹玮上疏,请求真宗按照旧例,另派他人知渭州,真宗不允。

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十二月,曹玮发兵夜袭违命的原州界藏才族,斩获甚多。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十一月,加引进使。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七月,曹玮请求暂回京师看望母亲,真宗同意。九月,曹玮升任领英州团练使、知秦州兼缘边都巡检使及泾原、仪、渭州、镇戎军缘边安抚使,真宗命另铸安抚使之印赐给他。次年七月,曹玮丁母忧(遭逢母亲丧事),但守制尚未满期而应召任职。

三都谷之战

当初,河湟地区吐蕃族部的首领李立遵和温逋奇,迎吐蕃赞普之后唃厮啰至廓州,以号召部众。不久,李立遵又将唃厮啰迁至宗哥,挟唃厮啰以号令附近各族部,自封为唃厮啰的“论逋”(丞相)。后来,李立遵不甘为相,要求朝廷立他为赞普。朝廷对此犹豫不决,曹玮上疏极力反对,认为李立遵野心勃勃,今天满足了他,明天还会有新的要求,一国不能有两个赞普。朝廷接受了曹玮的建议,拒绝了李立遵的无理要求。李立遵大怒,于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率马御山、兰州、龛谷、氊毛山、淊河、河州等军三万多人,准备侵宋。顿时边关谣言纷纷,形势吃紧,曹玮积极准备战事,上书朝廷要求增兵,但真宗反认为他害怕,准备派人替换他,后经宰相李迪劝谏,方才作罢。

九月,李立遵率部出发,宣称要在秦州城下与曹玮决战,扬言“某日下秦州会食”,但曹玮不为所动。当听到吐蕃已经越过了毕利城,曹玮随即率秦州驻泊钤辖高继忠、驻泊都监王怀信和精骑六千渡过渭河迎战。

同月二十四日,宋军在伏羌寨三都谷摆下阵势,等待敌军的到来。很快探马传来消息敌军已经靠近,曹玮正在吃饭,闻报后继续悠闲的用餐。直到探马报告吐蕃人距离只有几里之遥时,曹玮才放下餐具,披上铠甲出城列队。

吐蕃人多势众,李立遵气势汹汹。但曹玮的宋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具有很强的战斗力。故此曹玮决定在气势上先要压倒对手,他看到敌军分为三队,一名蕃僧正在前方走来走去。曹玮断定是吐蕃的指挥官,问左右谁最善射,左右均答李超。李超随即策马来到曹玮面前,曹玮问:“你需要带多少骑可以射杀那位蕃将?”李超观察了一下答道要十五骑。曹玮马上令:“给你一百骑,务必射杀此将,否则提头来见!”李超慨然应道道:“凭借您太保的神威,只要五十名骑兵护送我到敌人近前,一定可以得手。”

李超在一百精骑的掩护下,接近敌阵,那一百名骑兵突然向两侧分开,中间李超飞马而出,凭借高超的骑射本领,只一箭那蕃僧就应弦而倒,蕃军顿时大骇,乱了手脚。曹玮见状,身先士卒,率精骑从敌军侧后方猛攻,以两翼骑兵夹击吐蕃军军阵。在宋军精骑的攻击下,蕃军阵势大乱,不能抵抗宋军主阵的正面冲击,溃败而去。

三都谷之战,据《宋史》与《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宋军“斩首千余级”,“擒七人”,宋军追奔20里至沙洲而还,缴获马牛、杂畜、器仗三万三千计,官军将士有一百六十人受伤,阵亡六十七人。真宗得到捷报后,非常高兴,赏赐曹玮金带、锦袍、器币。(《东轩笔录》称“贼大溃,斩首三千级。明日,视林薄间,中伤及投崖死者万计。”《东都事略》称“斩首万级”。)战后,曹玮因功升任客省使领、康州防御使。

此后曹玮选募神武军二百人,在野吴谷大破马波叱臈,获生口、孳畜甚众。 又在吹麻城打击了土蕃部落鱼角蝉私立文法活动。不久,河州、洮兰、安江、妙敦、邈川、党逋诸城皆纳质归顺,宋朝的西北局势终于再次稳定,秦州人都请求刻石纪功,真宗也下诏褒奖。

出镇华州

天禧三年(1019年),李德明率兵攻柔远砦,都巡检杨承吉战败,死伤甚多。真宗得知后,立即任命曹玮为华州观察使、鄜延路副都总管、环、庆、秦等州缘边巡检安抚使。委乞、骨咩、大门等族听说曹玮到任后,有一千多落率众归附。 同年七月,曹玮长兄曹璨在东京去世,曹玮闻讯后请求暂赴京师,真宗优诏不准。

屡遭贬谪

天禧四年(1020年)正月,曹玮受拜宣徽北院使、镇国军节度观察留后、签书枢密院事,开北宋签书并兼领藩镇之例。同年,宰相丁谓等人诬陷寇凖而使其罢相,连遭贬谪。丁谓厌恶曹玮不依附自己,便诬陷他是寇凖党羽。曹玮遂被改为宣徽南院使、环庆路都总管安抚使、兼管勾秦州兵马。当时边境都上言多言称唃厮啰又作文法,害怕其再为边患,只有曹玮上奏称其文法已散,没有什么好忧虑的。

天禧五年(1021年)八月,曹玮徙任镇定都部署。

乾兴元年(1022年)二月,曹玮再被降职为左卫大将军、容州观察使、莱州知州。丁谓怀疑曹玮不受命,便派不依附自己的侍御史韩亿迅速前往收其军,想借机中伤二人。但曹玮在得到诏书的同一天便前往赴职,路上只有老弱的兵卒十多人跟随,不带弓衣箭袋,丁谓最终无法加害曹玮。

晚年生活

天圣元年(1023年),丁谓罢相,被贬为崖州司户参军。十二月,曹玮复职华州观察使、青州知州。

天圣三年(1025年),除任彰化军节度观察留后,知天雄军。

天圣四年(1026年),知永兴军,负责边防,但因病未成行,又拜昭武军节度使、知天雄军。次年,因病守河阳军,数月后,任真定路马步军都部署、定州都总管。

天圣七年(1029年),又改任彰武军节度使。

病逝彰武

天圣八年(1030年)正月甲戌(2月21日),曹玮逝世,享年五十八岁,仁宗闻讯后,为他辍朝二日,追赠侍中,谥号“武穆”。

主要成就

治军用兵

曹玮治军“不如其父宽,然自成一家”,他治军之要,可以简括为“驭军严明”、“赏罚立决”八个字。

针对士卒娇惰、纪律松弛的状况,曹玮以严整军纪为治军之首,严惩触犯军令之人。曹玮知秦州时,一次视察边防,发现部队工事挡箭板不符合规定,当即要求更换,这时一位老将见曹玮年轻便当即顶撞:“我们这里从来就是这个规格。”曹玮一听立即回击说道“那么今天这规格就得改新的”,并且命令刀斧手把这位老将推出斩首。曹玮的手下连忙劝曹玮:这位老将善于用兵,战功赫赫,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斩首,曹玮不为所动当即斩了这位老将。从此以后,全军上下都慑服于曹玮。

曹玮极为重视对部队建设。一次,山东名士贾同前来拜访曹玮,住在客舍,曹玮之后想要巡边,邀请贾同一起前往,贾同奇怪曹玮为何没带护卫,曹玮说:“已经到位。”等到出门时,贾同才发现,门外居然环列着三千甲士,自己一点也不知道,静的就像没有人一样,贾同因而对曹玮极为佩服。

备边御戎

曹玮在西北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为加强北宋西北边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所制定的备边措施,大多为后世所沿用,成为一代备边之法。其措施主要可以概括为四个内容:

一、修筑城寨:北宋西北边防。曹玮驻地镇戎军系平原,宋军步兵部队较多,和游牧民族骑兵交手比较吃亏,曹玮到任后修筑堡垒,开挖战壕,防御为之改观。曹玮在边境修了很多防御工事,对巩固边防起了很大的作用,直到宋哲宗时,名将章楶评论他修建的防御工事“捍蔽坚全,至今蒙利”。

二、疏浚堑壕:针对北宋西北马源不足、西北精锐骑兵无几而边防无险的状况,曹玮在知镇戎军时,从军界始,循陇山而东,刳边濠数百里,将边濠与古长城堑连为一体,以阻止善射的西夏骑兵驱驰而下。后在秦州,又“浚濠三百八十里”、“深广丈五尺,山险不可堑者,因其峭绝治之”,虽工程浩大,而“工费不出民”,受到宋廷嘉奖。秦州镇边濠的修成,实际上等于又在秦陇一带筑起了一道长城。

三、招置弓箭手屯田:曹玮重视当地民兵建设,招募“弓箭手”,按武功好坏给其土地,官军几乎很少给他们给养,但这些人因为有了土地,一旦敌人入侵,事关切身利益,作战时候最为勇猛,甚至超过了禁军。对于蕃军原来宋军对其管理比较混乱,曹玮对他们的编制、官衔、军饷做了制度化,正规化,提高了蕃军战斗力。其后范仲淹、种世衡等组织蕃汉弓箭手获得成功,在御夏战争中起到很大的作用。

四、绥抚夷落:曹玮久镇西北,虽功勋卓著,但他对入侵民族及周边部落并不是全以兵威相服,主要还是以恩德绥抚,笼络羁縻,以争取周边民族及部落的诚心归附。自五代以来,秦州一直纷扰多事,而吐蕃部落与北宋在边疆上冲突不断。至曹玮至秦州时,吐蕃部落犯边更加频繁,从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至天禧二年(1018年),吐蕃宗哥族首领唃厮啰、李立遵、赏样丹、鱼角蝉等不断“聚为文法”,入寇秦边。曹玮一方面积极备边粉碎吐蕃入侵阴谋,另一方面不断对周边夷落施以恩惠,对于愿意归顺的蕃部待遇亦优。对待沿边熟户,曹玮则更注意笼络,使之成为屏障西陲的藩篱。他采取措施一方面禁止边民收买熟户田土,另一方面将边民所买之田退还,使熟户有安身立命之地。对待叛逃西夏的熟户,边将多行杀戮,曹玮知秦州时,却以招安的形式“令入马赎罪”,使大量叛羌得以返回家园。曹玮的这一系列举措收到了很大的效果,熟户蕃民都对他十分感戴。他每到一处,就有大量蕃民归附,就连一向与宋为敌的李立遵在曹玮的感召之下也上言:“愿罢兵,岁入贡,约蕃汉为一家”。自此之后,秦州之西数十年无吐蕃之患,蕃汉行甥舅之好,边境无风尘之警,以致秦民“愿刊石颂功,以信不朽”。

武汉中医医院

沈阳肝病医院

陕西肾病医院

杭州多动症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