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北小事之烟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9:24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张大飞是金家坟有名儿的烟鬼,一天要抽五包香烟。这张大飞不仅抽烟抽的多,而且烟龄也够长,他今年才四十一岁,抽了三十九年的烟。

一开始的时候,张大飞的老娘还不让他抽烟,可是后来满周岁了,张大飞的老娘就要下地干农活,于是把张大飞交给他奶奶带。在东北,老年妇女抽烟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且还都是抽烟袋锅。张大飞就是在他奶奶的熏陶下开始抽烟了,一开始还只是抽奶奶的二手烟,不到两周岁的时候,张大飞就会用烟叶子卷烟卷儿了。

有人可能会说作者瞎扯淡,大家没时间带孩子,直接送到幼儿园不就得了?那是城里人的想法,别说是以前,就是现在的农村,也有很多孩子是没上过幼儿园的。

因为学会抽烟这事儿,张大飞可没少被他老娘打,笤帚疙瘩都打散了十几个,但是也没能治得了他抽烟的恶习。上了小学之后,因为在学校抽烟,也经常被老师打,后来找家长,最后也没控制得住这个烟鬼。不过初中没毕业,张大飞就回家种地了,也就没人再管着他抽烟的事情了。

后来结了婚,虽然老婆孩子多次的规劝,可是张大飞就是没皮没脸,每次都嘻嘻哈哈的承认错误,但是不肯改正。老婆跟他打了好几年,怕他得肺癌,让他戒烟,也都以失败告终。

也别说,还真有一次张大飞因为被四轮子压伤了脚,在医院住院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都没吸烟,在第三十一天的时候就直接送进抢救室抢救了,经过医院专家会诊,最后给他一支烟,就好了。

自从那次事之后,张大飞就更理由了,每次他老婆一说戒烟,他就振振有词:大夫都说了,我这种老烟民要循序渐进,要不然心脏会承受不了的。

老张家的戒烟战斗,就一直断断续续的进行了十几年。今年张大飞的女儿上学了,他和老婆把女儿送到镇里去念小学,老婆去跟女儿陪读,张大飞感觉自己解放了,终于再也没有人唠叨自己戒烟了。

这天早上起来,张大飞洗了一把脸,就在村里溜达,想去食杂店买几包烟。可是刚出家门,他就感觉闻到一股浓烈的烟草味道,他以为自己早上抽烟抽多了,便揉了揉鼻子。不过张大飞又一想,不对啊,自己早上根本就没抽烟,是因为发现家里没烟了,才想去食杂店买烟的。

张大飞便认为连自己的鼻子都开始想念香烟了,又笑呵呵的继续往食杂店走去。食杂店里面坐着四五个人在打扑克牌,张大飞一进来,这几人便纷纷捂鼻子。刘老二说:“大飞,你这身上咋一股烟油子(烟油子,是指烟袋和烟嘴里经年累月吸烟所产生的焦油,东北这么叫,其它地区不知道叫什么)味儿啊?”

“臭死了臭死了!快开门放放!”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俺今天还没抽烟呢!哪来的味儿啊!”张大飞辩解道。

“肯定是你老婆不在家,这几天你没换衣服!熏死个人了!”刘老二说到。

这回张大飞没有反驳,因为他确实好几天没洗衣服了。于是买了五包烟,张大飞赶紧回家去洗衣服,把身上的衣服换一换。虽然他爱抽烟,但是他可不想村里人因为烟味儿讨厌自己。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论张大飞怎么换衣服,身上都是一股浓烈的烟味儿,刘老二不信邪,便帮着张大飞一起洗衣服,可是后来发现是张大飞身体散发出的气味。俩人还去河边洗了个澡,香皂浴液把浑身搓了个遍,差点把张大飞给搓吐露皮了。可是身上还是冒出一股浓烈的烟油子味儿。不要说其它人,就连张大飞自己,都已经熏得鼻子肿了老高。

而且在洗澡的时候,张大飞已经发行自己的身体好些不太对劲,身上很多地方都变色了,颜色比别的地方皮肤要深一些,就好像起了斑一帮。而且身体有些部位的肉也是硬邦邦的,就好像风干了的猪肉一样。

这回刘老二可害怕了,便对张大飞说:“要不,咱们找老汪家二姐给看看吧。”

“对对,快扶着我点,咱俩找二姐去!这事儿肯定犯说道了!”张大飞口中的二姐,就是我的二姨,也是我们村里的出马仙。

刘老二搀扶着被熏得摇摇晃晃的张大飞,就来到了二姨家。刚到二姨家大门口,刘老二就被张大飞给熏晕了,不过没有倒地,倒是出现了幻觉,坐在二姨家门口一会摸摸大门垛子,一会亲一口栅栏,还跟着大铁门说起了情话,让围观的十几个村民笑弯了腰。

二姨看到自己家门口围了一群人,于是就跑出来看,结果看到张大飞被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而刘老二正在抱着二姨家大铁门念念叨叨的,嘴里不停的“玲啊凤啊”的叫着。看的二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二姨走到刘老二身前,抬起手左右开弓四个大嘴巴子,打的刘老二坐在大门口晃悠了半天,才捂着脸愣愣的开口说:“二姐,你打俺干啥?”

>>

二姨也没华大他,训斥到:“这大飞是咋了?咋还躺俺家大门口睡着了?你说你俩大白天喝这老些酒干啥!”

“哎呦我的二姐姐啊,俺俩可没喝酒。都是这大飞身上的烟油子味儿,把我都给熏迷糊了,大飞把自己给熏晕过去了。”刘老二记得直跳脚。

刚才二姨来到大门口,就闻到一股烟味儿,还以为是看热闹的人谁吸烟了,也没多想。二姨一听这话,才明白这股味道居然是从张大飞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而且这么一闻,这都连出来带闹的有一会儿了,这味道居然还很浓烈。

二姨大步向前掐张大飞的人中,过了一会,张大飞醒了过来。看到二姨就喊救命,二姨便问张大飞是怎么了,可是张大飞自己也说不清楚,那感觉就好走有人站在他面前吸烟,然后一口一口的把烟吐在他的身上。

二姨猛的撕开张大飞的衣服,发现张大飞的身体已经变色了,就好像做熏肉一样发黑,而且张大飞身上隐隐的有一缕一缕的烟雾缭绕,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二姨发现了。二姨伸手拍散了烟雾,可是那股烟雾散了之后又聚合在一起,在张大飞的身上缭绕。

二姨拿起一张黄纸符拍在张大飞的身上,没想到这次连符咒也没有效果,二姨也慌了,便吩咐众人帮忙准备东西,晚上请神。而众位看热闹的一听二姨说要请神,也是慌了神,本来以为是两个人喝多了耍酒疯,没想到居然是碰到邪灵恶鬼了。于是大家纷纷帮忙,有的帮搬桌子,有的抬椅子,还有的在房前屋后洒水净街,有的人在屋里贴上符咒,有的摆供品。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这次按照二姨的吩咐,供品用的是三牲,猪头、牛头和羊头规规矩矩的摆在供桌上。两只红蜡烛也点上了。二姨便坐在院子里开始请神,因为村民们对于这事儿都有经验,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不强迫,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来看热闹,现在这些人全都规规矩矩的跪在院子里。

二姨盘腿坐在蒲团上,披头散发的,嘴里念念叨叨,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绝对不是二人转里唱的那种神调,那只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歌词而已。不过二姨的说辞也是一套一套的。

不一会就见二姨浑身一个哆嗦,大家都知道这是有仙家上身了。二姨缓缓抬起头,问到:“你们把我找来,有啥事儿啊?”

“老仙,俺们这儿来了个病人,好像是被恶鬼缠身,眼看活不成了,俺们道行不如这恶鬼,符咒对他完全不起作用。所以请老仙来帮忙驱鬼。”二姨夫跪在一边恭恭敬敬的说到。

二姨看了看旁边痛苦不堪的张大飞,然后让人拿来纸笔,亲自画了一堆符咒。告诉众人:“我这符纸,一会你们全都给他贴在身上,不许摘,要贴七七四十九天。接下来的事儿她就会干了,之后就没事儿了。”

话音刚落,二姨就两眼一翻,晕死过去。大家也都很有经验的救醒二姨。二姨便把那一大堆的符纸贴在了张大飞身上,把他身上贴的满满当当的,远远看去,就跟穿了黄色的盔甲一样。张大飞就这么硬挺着过了四十九天,每天都过的小心翼翼,唯恐一个不小心碰掉了符纸。

第四十九天的时候,张大飞又请二姨帮他撕掉了符纸,然后又感激了赶来帮忙的老仙一番。然后带着张大光去十字路口烧了黄纸,又请人写了一份悔过书,让张大飞亲自抄写了一遍一起烧掉,才算了解了这件事。张大飞对于自己所发生的怪事,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二姨便把老仙留下的信息对他讲了起来。

原来这张大飞上辈子是一个大烟鬼,他有个好友,也是个大烟鬼,两个人天天在烟馆抽大烟,而且都把家里抽的家破人亡。最后两个人都没钱了,便相约去偷东西还钱,然后继续来抽大烟。

两个人的运气不错,在一家人家里偷到了不少的碎银子,于是两个人便跑到城郊小树林里分赃。分完钱之后,两人发现,钱看起来很多,但是只够一个人抽大烟的。只能再去偷一家才能让两个人都能抽上烟,可是此时,张大飞前世烟瘾已经上来了。于是趁着那人转身要去再偷的时候,张大飞前世便用石头砸死了那个伙伴。

因为张大飞前世也是初次作案,也没有想那么多,便直接把死尸扔在当场,一个人带着钱跑去抽大烟。然而一锅烟还没有抽完,顺藤摸瓜的捕快就来到了大烟馆,因为拘捕,张大飞前世当场就被捕快给看成了肉泥。

张大飞前世的那个伙伴,去了地府之后因为横死,所以地府允许他回来报仇。可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仇人,而且也不知道仇人已死。所以一直到张大飞投胎转世,他才找上了张大飞,想要报杀身之仇。

老仙给他贴符纸,是隔绝他和前世的气息,因为张大飞身上已经没了前世的印记,所以恶鬼也不会再来找他。至于后来的烧纸和悔过书,只是二姨为了收钱而用的小把戏。

这件事对于张大飞触动很大,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张大飞也明白了,有不良嗜好不仅会伤害身体,还会把人引向犯罪。于是事后,张大飞便把抽了四十年的烟,给戒掉了。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