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床居然是用棺材板做的而我每天必须睡在上面否则会变僵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1:39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啊……”

门诊生意太秋,连续剧都看了好几集还是没有人来,弄得我困的,打了好长一个哈欠,舒服了。

走出去一看,街上走动的人也很少。

路灯昏黄,时不时还闪上两下,加上偶尔吹过的冷风,卷起路边的塑料袋,这场景整的跟拍恐怖片似得。

要是突然窜出个人来,如果再是个脸色苍白的人,估计是个人都会吓得够呛。

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还是早点收拾回家吧,听说最近出了连环杀人案,要是不幸被我遇到,那就不太好了。

哎,想到关门之前要拖地,心里就一阵烦躁。想我堂堂医科大学的大学生,居然还要做拖地这种事情。要是请个漂亮女护士,不仅每天有乐子,还能帮我拖地,多好啊。

不过,想想我每个月不超过四位数的营业额,请漂亮护士的事情,我就只能想想而已了。

拖了地,简单收拾一下,就要关门回去了。在我门就要关上的时候,我听到一声生意上门的呼喊,那声音很是亲切,也很急切。

“医生,快救救我哥哥。”

我转身一看,两个人扶着一个人,病人脸色苍白,脸上大汗淋漓,表情很是痛苦。看样子,这个病人的情况很有钱途,不是,是很棘手。

“快扶进去,让我看看。”

连忙打开门,让他们进去,然后关上门。

看他们五颜六色的头发,加上不知道什么风格的穿衣搭配,再加上我在病人身上看到了几处血迹,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小混混。

像这种事情,我以前遇到过,他们这种小混混,跟人打架受伤了,不敢去医院,就跑到我这种小诊所里来治。他们害怕警察找上门来,通常他们都会要求我把门关上,这种事情我也见怪不怪了。

他们也很是熟悉,进门之后,就将病人扶到后面的小隔间,放在病床上。

我拿上纱布,酒精已经其他消毒药水,跟着就过去了。

“你们也真是,小小年纪不学好,尽干些抽烟喝酒打架的事情。”

作为一个医生,一个成年人,一个过来人,碰到这样的小屁孩,我也是要教训他们几句的。我说了,他们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情,万一他们听了,迷途知返了,也算是我的功德一件嘛。

看他们的样子,是没有听我的话,他们只顾着受伤的人,一个劲的问他,怎么样了。还给他打气,坚持住,马上就好了。

算了,我还是尽快跟他处理完,让他们赶紧走吧,我也好早点回去睡觉。

我拿起剪刀,撩开病人的外套,看到里面的衣服已经是跟个破布差不多,伤口不下二十道。这些小年轻真是的,打个架而已,用不了这么狠吧。

剪开里面的衣服,拨开之后,我傻眼了,他身上全是抓痕。

这抓痕的模样我也就看到过一次,上次房东李永伟在外面嫖妓被女房东发现之后,女房东就在李永伟身上留下了类似的痕迹。

不过,看样子这个凶手的爪子比女房东的要锋利,更像是一个野兽的爪子。我将他全身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果然全身都是,背上尤为严重,肩膀上还有几颗牙印。

“嚯,这是碰到老虎还是狮子了,没有当场被吃,还真是命大。”

年纪小一点的人说:“这不是老虎狮子弄的,是……”

话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人给打断了:“刘伟,你不要命啦。”

然后那人就问我:“医生,他还有没有救?”

我说:“情况有点严重,不过还好。”

这种伤口处理起来,没什么难度,作为我的事情,也就是用双氧水清洗伤口,然后用碘伏消毒。

处理完之后,我就跟他们说:“好了,明天带他去打狂犬疫苗和破伤风,顺便在检查一下有没有感染其他病毒,就可以了。”

这就是我所能做的正确的事情,通常他们都会选择另外一种,不过这种办法,我是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那个叫做刘伟的人问:“医生,能不去医院么,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摊摊手说:“没有。他被野兽抓伤,很容易感染细菌,狂犬病和破伤风是最常见的,要是不去医院的话,他就很危险。”

正在他们商量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问题,通常被抓伤的人,在擦上碘伏之后会有一个很痛的过程,像他这么严重的伤口,估计会痛的大喊大叫。

但,这个伤员都没有什么反应,而且从他进门开始,我就觉得奇怪,他的表情很痛苦,好像是在抗争什么,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痛。

这时,好像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他有些着急,催促刘伟说:“拿点抗生素,我们快走。”

刘伟走过来跟我说:“给我点抗生素吧,顺便结一下账。”

就在我离开隔间的时候,我看到伤员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碘伏都顺着他身上的汗流了下来。

我给刘伟拿好抗生素,他付了钱,就急冲冲跑回隔间。

接着就听到乒乓的几个声响,应该是药酒托盘被打翻的声音。

伤员还在里面大喊:“刘伟,快杀了我。徐立,快动手啊。”

刘伟说:“哥,你坚持住,我们回去找老大,老大肯定有办法。”

我以为是碘伏起作用了,就拿了些止痛药进去,一进门,伤员就跪到我面前,朝着我喊:“医生,求求你,你杀了我吧,来世我回报答你的。”

我安慰他说:“小伙子,这个擦了药酒是痛的,一会儿就好,要是你实在受不了,那就吃点止痛药吧。”

将止痛药递到他面前,他看了一眼,直接就我的一把推开:“不管用的,你还是快杀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他看我没有同意,也没有其他动作,他接着说:“求求你杀了我吧,我马上就要变成僵尸了。”

听了这话,我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小混混还是个瘾君子,之前痛苦的表情就是表示他在抗拒毒瘾,这会儿已经是毒瘾发作,都产生幻觉了。

僵尸,还特么仙人呢,你咋不幻想你是蜘蛛侠蝙蝠侠的呢。当然,这句话在这种情况是不适合说出来的。

看他也是失去理智了,就跟其他两个人说:“来,我们把他扶到床上去,等他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两个人听了我的话,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过来帮忙,反而后退了几步。我以为他们是见识过伤员毒瘾发作之后的情况,肯定吓到过他们。

算了,他们也还是没有成年的孩子,我也不用计较什么。我就一个人去扶伤员。

刚拽住伤员的胳膊,伤员一下就低下了头,喃喃说道:“已经太晚了。”

我在心里暗骂一句,确实太晚了,毒瘾都严重到这种程度了。

准备将他扶起来,他猛地抬起头,张开嘴巴朝我低吼一声。说实话,我从没看到过这么恐怖的脸,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一双漆黑的眼睛,周围还黑了一圈。脸上的颜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完全就没有一丝血色。嘴巴里的两颗虎牙长的长长的。这个样子要是穿上清朝的官服,确实能演个僵尸,都不用化妆了。

他喉咙里一直发出一种低吼声,双手还在身上挠,没多久都挠出了好几道血印。

也就这样,我才看清楚,他的指甲很长很尖,而且也是漆黑的。

这些小年轻就是这样,觉得假扮个僵尸啊吸血鬼什么的很酷,等他们长大了,就知道了,他们的这种行为是多么的幼稚。

本想教训他一番的,看他的样子,也不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我还是尽我医生和过来人的责任吧,把他扶起来,休息一会儿,等他清醒了,就让他们滚蛋,他们这类人,我实在没有好感。

我刚一用力,他就像是被侵犯了一样,反应很大。

他的手猛地一甩,将我的手推开,手从我的胸口划过去。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小年轻,留个指甲都这么锋利,在我的衣服上划了个口子,好像还划破肉了。

我又要去扶他,他顺势就伸出双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后面推,还张开嘴巴朝我咬,不是我退的快,估计这会儿已经咬上了。

他的毒瘾犯的还真是重,能幻想的这么逼真。要不是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还真的会把他当做一个僵尸。

“你干什么!”

很快我就被推到了墙边,已经是退无可退,他的嘴很快就会咬在我的脖子上了,我只能朝他大喊。

可惜他根本跟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没有一丝想要停下来的样子。我用手去掰开他的手,发现他的手上力气很大,简直超出了一个未成年人的力量,我一点都掰不动。

就在他要咬到我脖子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刘伟拿着一个板凳,一下敲在了他的脑袋上,将他敲晕过去。

将他的手掰开,我忍不住说了一句:“靠,他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这时,徐立说了一句:“伟哥,对不起。”

幸好我有个习惯,听人说话,总是要去看看他本人。我就看到徐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刀,慢慢走过来。

“你要干什么!”

我朝他大喊一句,不过显然我的话还是没有起作用。我立马跑两步,一脚就将他手里的刀踢开。

“你要干什么,他就算不是你亲哥哥,也算是你的朋友吧。你拿着刀要干什么,是要杀了他吗?”踢开刀,我就朝着徐立吼。

徐立没有看我,而是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伤员,嘴里还说着:“对,我就是要杀了他,杀了他。”说着,还要去捡地上的刀。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扇得我手疼,他脑袋估计也该冒星星了,就是要这样才能把他打醒。

地上躺着的人,我也很讨厌,一点好感都没有,可那也是一条生命啊,怎么能这么随便就放弃呢。

我指着地上的人说:“这是一个人,杀了他,你也要偿命的。”

徐立还是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人,慢慢往后退,嘴里喃喃说道:“他不是人,他已经不是人了。”

我还想过去好好开导他一下,谁知这时候,刘伟趁我不注意,跑过去捡起地上的刀,朝着地上那人的心脏就扎了下去。

幸好我正好在旁边,立马就推开他,他的刀还是扎了下去,不过是扎在了手臂上。

这两人把我气的,好好的两个小伙子,看着也没有毒瘾,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杀人呢。

我怕他们还胡来,一把就将刀抢了过来,拿在手里。

“我说,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又让我救你哥,一会儿又要杀你哥,你们吃错药了吧。”

刘伟哭丧着脸,还带着抽泣,对着我说:“医生,求求你杀了我哥吧,他已经不是人了,他变成僵尸了。”

听了这句话,我就不乐意了:“叫你们多读点书吧,你们要去抽烟喝酒打架。你们要相信科学,这个世界上没有僵尸,就算有,也都被林正英收完了,不然他怎么拍着拍着就拍不出僵尸片了呢。”

我还想继续教训,刘伟抢着说:“不是的,他真的是僵尸,你看他的伤口,和他流出来的血。”

我这才注意到,地上那人的伤口变成了黑色,伤口流出的血也是黑色的。

我知道,碘伏在伤口上时间久了会发生化学反应,变成深紫色,加上光线的作用,那看起来是黑色也是正常的。至于血为什么是黑色,我暂时不知道,但肯定是有科学根据的,绝对不是他说的什么僵尸,我相信科学。

蹲下来,认真仔细地跟他们解释一番,他们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科学的,还跟我保证以后要多读书,少惹事。

又处理了一下伤员的伤口,他们就带着伤员走了。

他们走后,我很开心,不仅救了一个伤员,救了他的命,还劝诫了两个迷途的少年。或许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等他们长大了,迷途知返的时候,我相信他们会记得我,在他们心里会感激我的。

若干年之后,他们在跟他们儿孙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会说,曾经他们走上了歧途,幸好遇到了一个心肠好的医生,劝告了他们,才让他们迷途知返的,还让他们的儿孙记住我的名字,张毅辉。

不对,他们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回头遇到了,一定要告诉他们,还要让他们觉得很自然,不然就显得我太做作了。

想想,还真有点意思,我偷着笑会吧。

等他们走后,我才开始处理我的伤口,在镜子中看到,我的胸口上有道划痕,脖子后面还有几个伤痕,颜色还有点带黑色。

立马就想到,那个不良少年的指甲不会在掉色吧,会不会留下痕迹啊,这样子多难看啊,别人看了还以为是某个女人给我抓的呢,以后怕是不好找女朋友哦。

赶紧拿出双氧水来处理,又拿了碘伏来消毒,一想到那黑漆漆的指甲,我就不放心,又拿了好几种消毒液消毒,直到我伤口周围的肉都被我弄烂了,我才放心。

还想连夜去医院打点疫苗的,一看时间都十二点多了,就算了,明天去吧,找同学办这事,还不用花冤枉钱。读医科大学就有这点好处,看个病拿点药啥的比较方便。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脑袋里反复都是那个人的样子,实在是恐怖,还在脑子里晃来晃去的,怎么都挥不去。

那模样跟我看到过的僵尸片里的僵尸没什么区别,还要更恐怖,那是在眼前啊,更震惊。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之后,我才发现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擦了酒精之后一点都不痛呢。酒精消毒会对周围的细胞产生作用,也会刺激神经,那痛感比割伤还要痛,可我一点都没有感觉。

我可不认为,我已经达到不怕痛的地步,这可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感觉到没感觉到的问题。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一种可能性一下就像是闪电一样划过我的脑海,他不会真的是僵尸吧。根据电视和小说的剧情,我正行走在变成僵尸的路上,就跟他刚刚进门的时候一样。

一晚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终于熬到了天亮。

我穿上衣服,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就跑到医院里,找了我大学室友,赵家生。

走到化验室,看到他两百多斤的身躯,宽厚的胸膛,正直的脸庞,加上一副黑框眼镜,显得很是稳重,让人看了油然而生一种安全感。

就是这份安全感,让无数漂亮美眉认他做了干哥哥,纯的干哥哥。也因为他,我们班好多男屌丝都找到了女朋友,所以我们就亲切地称呼他为‘大舅哥’。

不过,作为最熟悉他的人,我知道了一点,人确实不能光看外表。

我站在窗户外面,急匆匆地朝他喊:“大舅哥,你快来帮化验一下,看看我是不是感染什么病菌了。”

刚刚还在打哈欠的赵家生,一听我叫他大舅哥,他立马就收起哈欠跟我就急了:“惠子,你再叫我大舅哥,我特么跟你急了哈。”

实在是我的情况紧急,我也没有管他叫我这么女性化的绰号,就跟他说:“哎呀,我的大舅哥啊,这不是重点啦,快帮我检查一下呗。”

看我的样子确实是挺着急的,他才边帮我取血液样本,边挖苦我说:“惠子,你这是染上了花柳啦,还是艾滋啊,这么着急。”

取好了样本,我也就懒得搭理他了,急急忙忙就去挂号打疫苗,把所有可能的疫苗都打了一遍,把我一个月的营业额都花没了,不过这些钱跟我的小命比起来,都是渣渣啦。

打完疫苗我就赶了化验室,他还是一脸惺忪的样子,估计昨晚上又去哪里风流了。

他把十几张化验单交到我手上:“能查的都查了,比我都健康,就是有点肾虚。”

知道他最后一句是在打趣我,也正是这份没有问题化验单,让我心里很是难受。

受伤之后,体内的白细胞会增加,虽然我受的伤很小,但是我昨晚上擦了那么多药水,会让白细胞增加几个点,可化验单上白细胞在正常范围内。

他看我眉头紧皱,一脸很是紧张的样子,就问:“惠子,你咋了?”

看了看周围的人,他的主任好像没有在附近,我就顺了进去。

摸进他办公室,我就让他看了看我脖子和胸口上的伤,他还是打趣我:“你这是有多疯狂啊,都抓成这样了,背后的伤肯定也不少吧。”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大概能猜出来,他肯定是误会我了,把我当成跟他一样的人了。

白了他一眼,就把昨晚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之后我还问:“他是遇到了什么野兽,感染了什么病毒啊,看样子很猛啊。”

赵家生听了之后,诡异地笑了笑:“是挺猛的,你认为是什么?”

我就说:“老虎还是狮子?”

他故作神秘地说:“你再想想。”

看他的样子是否定了我的猜想,也对,他们是混混,老虎狮子附近也没有野生的,要动物园才有,他们也接触不到。

他们能接触到的就只有家猫,可家猫也不会抓那么多抓痕,也不会那么凶猛,再加上爪子之间的距离,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于是,我就说:“很大的野猫?”

赵家生说:“不是,你再想想。”

我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了,我摇摇头。

他就说:“你就没有想到过别的,比如僵尸妖怪什么的?”

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我也跟他开起了玩笑说:“想到过,我还想到过,他可能是一只千年僵尸王将臣,然后我变成二代僵尸,遇到护龙一族的后人,还跟她发生了一段生死之恋,我猜想她的名字叫马小玲。后来的人为了纪念这段感情,还拍成了电视,分成五十集,每个星期三更新一集,还创造了最新的收视纪录。”

说完之后,他也白了我一眼:“算了,你回家去等死吧,我才懒得管你。”

接着他就不再理我,我也懒得跟他说,继续想我的事情。

一会儿之后,我似乎是想通了:“你没有跟我开玩笑。”

他说:“我才懒得跟你开玩笑呢。”

“他真的不是人?”我喃喃说了这一句之后,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假设他真的是僵尸,他的情况恶化到很严重的地步,也就是他觉得他快控制不住的时候,想这可能是一种病毒,就想用抗生素来控制。后来他再也无法控制住了,所以他会说,已经太晚了。

他的两个弟弟知道他快不行了,所以想救他,后来变成僵尸之后,才会想到要杀他。

假设这个假设成立,所有的疑点都解释的通了,反而我猜想的他有毒瘾疑点太多,无法解释。

想到这里,啪的一声,我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特么真的是蠢,人家哥俩要杀僵尸,我特么还劝人家回头是岸,我是不是傻,我不是傻,我特么是犯贱。

“惠子,你不会是傻了吧,怎么自己打自己呢?”

赵家生,算了,看他一口一个惠子的份上,我就直接叫他赵胖子了。

赵胖子凑过来,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在幸灾乐祸,我看了,却那么亲切。一起睡了五年,他的性格,我是完全了解的,比他爸妈都了解。

他要是没办法的话,也会很着急,而现在却是在幸灾乐祸,明显就表示要让我去求他。好吧,我认了,为了我小命,我认了,谁让我还没结婚呢,还指望能在他的若干妹妹中找一个呢。

我苦着脸,对他说:“赵哥,你一定要救救小弟啊。”

赵胖子嘿嘿一笑,看样子,成了。

“好吧,一会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听了他这话,我立马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病例本,写上他的名字,然后写了一连串莫名其妙的症状,在最下面,用正楷字写上‘建议病人休息一天’的字样。拿出我的私章,哈了口气,盖在上面。

然后,把病例本交给他同事,拉着他就往外面跑,可他体重太重,拉不动。我又把病例本拿了过来,重新写了一个两天的,他才跟我走。

关于僵尸的电影小说,我也看了不少,其中有一本叫《阴阳尸魅》的,我最喜欢。

我就在猜想,赵胖子带我去见的肯定是一位道士或者是阴阳先生,这些人不是老头就是老太太的,基本不会出现年轻人。

可赵胖子跟我说了一堆奇怪的话,让我捉摸不透。

他告诫我:“到了之后,不准叫我大舅哥,也不准对那人说奇怪的话,总之,在哪里尽量少说话就是了。”

我猜想,他带我去见的可能是他的未来岳父岳母,再加上我现在确实也没有空去想别的,我也就答应下来了。

我就很肯定地跟他说:“好的,我一定遵从你老的意思。”

一会儿之后,他觉得还是不妥,又说:“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你要跟我发誓。”

我就举起手,在耳边比了个四说:“我张毅辉发四,我一定不会破坏赵家生的事情,不然就一辈子找不到媳妇。”

赵胖子听了之后,很是满意,打了辆车,就直奔目的地。

下了车,我就看到一个粉红色的门面,装扮的很是女性化,招牌上写着‘欣洁灵灵堂’。

我一下就明白过来,这肯定是赵胖子某一个妹妹的门店,而且赵胖子肯定很喜欢他这个妹妹,说不定还是一往情深的那种,所以他才跟我说那么多,还让我发誓。

算了,我的小命要紧,再说了,是咱哥们儿喜欢的女孩子,我才不会跟其他人一样,抢哥们喜欢的妹妹做女朋友,哥是正直的人,才不会做这种缺德的事情呢。

进去之后,我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很时尚,略微低着头,看不清脸,不过也可以看出,皮肤很好,正在电脑前浏览网页。

听到有人进来,也不抬头,继续看网页,嘴里说着:“先生,先看看你需要点什么吧。”

赵胖子走到她前面,摆出一个很正直的表情,嘴里却说着:“老板,我需要一个女朋友,你这里有吗?”

那美女听出是赵胖子的声音,没有抬起头,光是笑了一下,还是继续看她的网页说:“赵哥,你来了,随便坐吧。”

我咳了一声,她才抬起头,看了一眼。我才看清楚,她很漂亮,脸上画着淡妆,画了闪亮的眼影,看起来很是迷人,也难怪赵胖子会这么在意她。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有点后悔之前说的话,不过,说真的,这是赵胖子看上的,除非美女看上我,我是不会主动去追的。

赵胖子也走到了她旁边,他跟我们介绍:“这是我妹妹,尚欣洁,这是我哥们儿张毅辉。”

我很有礼貌地走上前去:“你好。”

然而尚欣洁并没有回应我,而是在仔细观察我,眉头微皱,双眼中带着几分疑虑。

看她的样子,我一下就想到,这个美女看起来,年纪轻轻的,肯定也是一位高人。我从小说和电视中也看到过,一些得道高人能看人一眼,就能从别人的脸上得到很多讯息,就想老中医看病一样。

我不禁就暗暗对赵胖子竖起了大拇指,为他给我找了个高人而点赞。

然而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接反了,居然怒视我,看样子恨不得掐死我。我可是冤枉啊,天地良心,我进来之后,就只说过两个字,而且也没有干过暗送秋波之类的事情。

我就问:“美女大师,你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

尚欣洁微微一笑:“你眉心红润,红霞飞柳,看来最近是喜事啊,恭喜。”

我和赵胖子对看一眼,很明显我们都莫名其妙,不知她在说什么。

我将脖子扭过去,让她看我的伤口:“美女大师,你帮我看看,这是怎么了?”

尚欣洁大叫一声:“啊,你这是被什么抓的?”

我就把我昨晚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之后问:“他不会真的是僵尸吧?”

她想了一会儿之后,又说好像是,又说好像不是的。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连封面都被翻烂了的书,看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拿不准。

“皮肉乌青,还带着黑气,明显是沾上尸气了,只是沾上尸气之后,伤口一般不会烂成这样,我有些拿不准。”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那伤口可能是因为我擦了太多药水,才烂成这样的。”

她还是不太确定,就问道:“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口,让我看看。”

我连忙将胸口的伤口也露了出来。

尚欣洁看了一眼之后,笑着说:“连胸口也有红心印,看来你真是好事将近了呀。”

听她这么说,我差点就没有哭出来,我都这样了,她还有心思开我玩笑。

“美女大师,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单身狗一只,哪里还有什么好事啊。”

“啊,你还没有女朋友啊,那你就要留意一下,最近你可能会遇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我点点头,真要被她急哭了。这些女孩子也真是的,人命关天的大事摆在面前,她一点都不关心,反而喜欢八卦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情。

“姐姐啊,我最近也就遇到过你一个女孩子,难不成你就是我的未来老婆?”

说了这话之后,我后悔了。因为我看到赵胖子那凶恶的眼神,还带刀那种,估计一会儿出了这个门,我的结果不会太好。

尚欣洁的脸一下就红了,有些害羞地说:“是吗,可能我看得不太准吧。”

好吧,听到这句话,我相信如果我是赵胖子,我已经拿着刀在砍人了。

赵胖子怕我和尚欣洁再这样继续下去,会发展成为眉来眼去了。他果断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欣妹,你看惠子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尚欣洁不解地问:“惠子?谁是惠子?”

我指着我自己说:“就是我,我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尚欣洁愣了赵胖子一眼:“居然这么叫我的辉哥,哼。”

她的这个‘辉哥’也是让我一愣一愣的,一时还接受不过来,从来还没有女孩子这么叫过我,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心中不禁在想,难道有戏?还是算了,我是来治伤的。

关键是,我看到胖子好像已经在找刀了,不然我会给尚欣洁温柔一笑的。

接着,她也没管赵胖子,继续跟我说:“辉哥啊,你这个确实是沾上尸毒了,不过也没有什么事,来的及时,只要用糯米加符纸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说着,她就到后面去找糯米和符纸了。

尚欣洁走了之后,赵胖子一把就抓住我的衣领,很是不高兴地说:“特么的,张毅辉,我特么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居然以为你跟其他人不一样,没想到,你还是这个德行。”

我眨巴两下眼睛,不明所以,片刻之后,我就明白过来,赵胖子肯定误以为我对尚欣洁有意思了。

我立马就对他说:“赵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尚欣洁动任何心思。”不过,我在心底还说了一句,要是她对我有意思,那我就没办法了。

以我坚定的眼神,肯定的语气,连我自己都信了,赵胖子果然也相信了。他放开我,还对我比划了几下手势,是新的手势,我没看明白,想必肯定是威胁我的,我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才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尚欣洁从里面走了出来,拿着一个袋子和一碗水。

走了过来,拿出一张黄纸,不对,这个在电视上看过,应该就是她说的符纸吧。

她拿出符纸,嘴里喃喃自语,声音很小声,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然后符纸就自己燃起来了。

我靠,她不是应该算作是道士一类的么,怎么还会魔术啊。

不对,这个好像叫做道术,小说里说的,需要一定道行才能做到这一点。

将符纸烧剩下的纸灰放进碗里,再往碗里倒了糯米,加了一些中药,还倒了一些不认识的东西,搅和几下之后,就变成了一碗跟八宝粥差不多样子的东西。

尚欣洁高兴地说了一句:“好啦。”

瞬间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是让我吃了这碗八宝粥吧,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我实在是不可能吃下去。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