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教授为什么不愿教不想授

发布时间:2020-07-13 14:24:49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教授眼中只有名利?

——高校教授厌“教”怵“授”现象调查

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教授上讲台”,甚至有网友提议“教授不‘上课’,就让他‘下课’”,但一些高校教师仍不热衷教学,而是将大把的精力放在“拉项目、跑课题、发论文”上。

半月谈记者最近就此现象对部分高校进行了调研。受访人士认为,这一现象的背后是高校科研评价体系中过分重论文、轻实践,重课题、轻教学的现实。教学边缘化、科研泡沫化、大学功利化、人才培养空心化等趋势随之显现。

上课?没空!指导毕业论文?没空!

近年来,为了扭转一些教师不愿给本科生上课的问题,教育部出台了诸多措施,要求教师、尤其是教授必须讲授本科课程,如果教授连续两年不承担教学任务、不为本科生上课,将转为研究员;此外,教授必须完成一年一定学时的教学任务。尽管这些办法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效果,教授上讲台授课增多,但据一些高校教师反映,这毕竟是强制要求,尚难解决核心问题。

华南师范大学教师阮思余介绍,按照惯例,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时期,老师是应该指导学生论文的,但现在不少教授级的老师借口自己手上有重要课题或项目,忙不过来,拒绝为本科生指导论文。阮思余说,以往教授最多只是较少给本科生上课,现在发展到有些教授连学生的毕业论文也不愿指导,这会影响大学教书育人基本功能的实现。

教师不热衷于本科生教学并非一所高校的特例。今年上半年,云南大学一位副教授曾公开表示,大学教师如果把精力都用在教学上,是“毁灭自己,照亮别人”,称仅会讲课的教师是处于大学“金字塔”底端的人。此言一出即招致大量批评。

然而在采访中,许多高校师生无奈地承认,专职上课的老师确实成为学校的“低端人群”:经常上课的老师,总是风尘仆仆,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各大教学楼之间;不上课的教授们,则开着好车往来于各大会议之间,或者忙着开董事会。一些学生遗憾地表示,如今想听名教授、名院士的课太难了!

论文、课题是硬道理,教学成果是软柿子

教书育人是高校的核心使命,为何教授们不愿上课、参与教学实践?

一些高校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根源在于无形的“指挥棒”。大部分高校教师评价都由论文、课题和教学实践三个主要指标构成。从理论上说,教学质量应该是最重要的评价指标,但在实际操作中,论文和课题才是教师晋升职称评定的主要“采分点”。其中,论文数量是硬杠杠,课题是生命线,教学往往成为不受重视的指标。

部分教师反映,有些高校对教学活动的考核相当粗略,基本上只有课时数量的要求,比如规定老师必须每年完成60个学时的教学任务才能参评副教授。这个标准很低,且不考核教学质量。

相比之下,学校对论文和项目的考核则严格得多。一方面,对论文、课题的数量要求逐年增加。10年前,有四五篇论文、两三个课题就能参评教授,现在评副教授就要七八篇文章、四五个课题。另一方面,对论文、课题的档次要求也水涨船高。“论文都是追求SCI指标,至少也要是国家权威期刊或是专业核心期刊,课题主要是指省部级、国家级的大项目。”黑龙江省一位高校教授告诉记者。

对论文和课题有一定要求能激励大家搞研究,但过分看重甚至把这些指标当作唯一标准就会引导教师不热心教学这种“无名无利”的苦差事。阮思余说,教师辛辛苦苦上一节课的课时费才几十元钱,累死累活一年收入超不过10万元。而课题往往伴尖锐湿疣初期表现随可观的经济利益,轻轻松松就有几万、几十万元的科研经费。所以,部分老师把四处拉关系、找项目当成中心工作,教学反而成了边缘工作。

都是排名、评价惹的祸

高校管理层也有苦衷。一些高校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少学校对教师的评价是与社会对大学的评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大学作为项目单位,受控于整个评价体系,社会和政府怎么评价大学,大学就只能用同样标准去评价老师。

黑龙江某高校一位从事行政管理的老师说:“虽然政府没出台过高校排名,但社会上有一湖南信息网些机构或个人自发地进行高校排名,说到学校水平的时候,都涉及一些具体评价指标,舆论也会炒作、引用,哪个学校敢轻视啊?”

牡丹江定制西装

岳阳工作服定制

安庆订做工作服

佛山工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