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君用封“南胜伯”回家建楼,死后封侯,这里就称呼"/>
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染血的乡名

发布时间:2020-06-30 16:51:40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陈君用封“南胜伯”回家建楼,死后封侯,这里就称呼为“侯卿”。这是建在石盘的一个祖庙。学士宗支,指的是大学士陈景肃,陈君用是陈景肃的第六代孙。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如今的国强乡。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高坑乡改为国强乡以后,为了纪念高坑名字,乡政府所在地就叫高坑大队,现在叫高坑村。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宵岭乌泥洞所在山脉。

国强,一个普通而朴实的名词,但对于平和县国强乡人民来说,却是一个值得回忆和纪念的名字。

平和县国强乡原名叫平和县高坑乡。高坑的名字源远流长,它的前身是“侯卿”演变而来。“侯卿”二字又有什么奥秘呢?首先必须追溯到宋末元初发生在现在的国强乡的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1337年6月,李志甫率领农民在南胜九牙山武装起义,不久就把漳州城攻破。李志甫造反起义,震惊了元朝统帅府,元朝中央政府迅速调兵遣将,命令江浙平章别不花带领闽、粤、浙、赣四省官兵镇压。李志甫的起义军凭着熟悉的地形地貌与元军周旋,最后,为了能与元军打持久战,李志甫就率领义军进入到四面环山的高坑境内(现在的平和国强乡)安营扎寨。一天下午,元军得知李志甫进入到高坑后,就迅速追赶到这里。李志甫面对大兵压境,临危不惧,指挥起义军奋力还击。连续几天,元军始终攻打不进李志甫的兵营,最后别不花就采取围困的办法,杜绝了李志甫与外围的一切联系,双方在高坑境内对峙了十来天。义军由于长期坚持战斗,这时,给养出现困难,不久就陷入困境。为了保存实力,李志甫只好把义军化整为零。一天傍晚,他指挥起义军趁夜分散突围,自己带领一小队精锐,向南冲至十里处向右一拐,爬上一座叫狮铃的高山上。这个山巅有一个石洞,天险无限,名曰“宵岭乌泥洞”。别不花得知起义军去向后,带着大队兵马穷追猛打,但到了这里,却只有一条小道通往山上,而且夜幕已经降临,元朝大军发挥不了人多势众的作用,只好等待第二天再作定夺。但别不花低估了“宵岭乌泥洞”,李志甫凭着天险无限,用石头做武器,元军进攻时,李志甫就指挥精锐向下猛滚石头。别不花没有办法,经过十几天的围攻,始终都没有攻入这个山洞。一天,他只好带领残兵败将又回到高坑继续休整。数天后的一个早上,别不花为挽回战局,就利用当地乡贤陈君用组织地主武装攻打义军。陈君用是高坑本地人,他对“宵岭乌泥洞”路径熟悉,知道洞后有一小径,于是,陈君用为了彻底打败李志甫的农民起义军,就日夜操练乡勇,在至元六年率领敢死队从后山潜入突然袭击。李志甫措手不及,被暗箭射中左臂不幸被杀,其余义军纷纷逃散。平息了李志甫的起义军后,元朝统帅府非常高兴,便委任陈君用为宣武将军,并封他为“南胜伯”。陈君用不忘皇恩,在为元朝继续征战中,身先士卒,鞠躬尽瘁,为元朝政权的稳固,立下了不朽的功劳,死后被追封为“南胜侯”,于是这里的地名就获此殊荣,叫“侯卿。”

后来,由于“侯卿”的闽南口音与高坑的口音有点相似,为了方便,慢慢就改口叫高坑了。那么高坑乡为什么后来又叫国强乡呢?这又有什么说法呢?这须从一个革命故事说起。

一九四五年农历五月十二日,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刘永生带领王涛支队第一、三大队抵达平和。刘永生的部队一到平和,在十几天中就与反动派连打四次胜仗,开仓放粮五六百万斤,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在平和的嚣张气焰。之后,刘永生就带领部队进入到四面环山的高坑乡乌龙坑休整。乌龙坑位于山内境内,易守难攻,是老区基点村。刘永生的动向被国民党省政府知道后,国民党省政府迅速调兵遣将,派福建省保安二、三团纠集平和保安队、警察、联防队共3000多人,气势汹汹,准备血洗乌龙坑,欲把刘永生的王涛支队一网打尽。

刘永生带领的王涛支队,当时在这里的主力只有100多人,加上当地民兵也不足200人。一天,反动派派奸细对乌龙坑地形地貌进行侦察,然后就计划兵分左、中、右三路进攻。刘永生的王涛支队得知消息后,迅速召开军事会议,土生土长的平和县委书记陈天才和地委领导卢叨参加了这次军事会议。经过热烈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反动派虽然穷凶极恶,人多势众,但并不可怕,因为他们对乌龙坑的地形不熟悉,我们虽然人数很少,但我们个个斗志昂扬,而且我们对这里地形了如指掌,假如我们打不赢,我们也可以充分利用群山把国民党反动派拖累。于是,刘永生就布置战斗方案。根据乌龙坑地形分析,三路敌军到达乌龙坑时,都必须经过村前大道,刘永生的部队只是正面受敌。那么如何阻击敌人进攻呢?村前右侧的一个叫虾尾山的山丘,可以阻击右侧来敌,并且能监视左侧之敌动向。为了便于指挥全局,刘永生亲自带领一个排占据虾尾山制高点,扼制左右两路敌军。正面之敌比较强大,由一大队队长赵国强和三大队队长陈永安带领主力正面迎敌。陈天才带领两个警卫员负责保护8个伤员和一个刚从大溪镇抓来的土豪,隐藏在莲花尖右侧的一个树林里。

农历五月二十九日,这一天早上,阳光隐藏在乌云里始终不露面,天空没有了往日的笑脸。就在这个阴沉的日子里,反动派准备血洗乌龙坑的计划开始行动了。中路的敌人,首先进入到乌龙坑阵地,数十挺的机关枪、迫击炮对乌龙坑进行猛烈扫射。面对强烈的炮火,正面阻击敌人的赵国强沉着指挥部队用排枪、手榴弹反击,战斗异常激烈。枪声、炮声以及土枪、土铳的炸响,迅速拉开了乌龙坑战斗的序幕。这时占据虾尾山制高点的勇士们,看着进攻乌龙坑的右侧敌军到达时欲增援中路的保安队,敌人的意图被刘永生看得一清二楚,只听他一声令下,“噼里啪啦”土枪土炮迅速向敌群开火,增援之敌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土炮声吓昏了头,顿时队伍大乱。中路敌军几次冲锋,都被赵国强带领的勇士们的排枪、土炮压了下去,国民党反动派的洋枪洋炮,在这里占不到什么便宜。这时中路之敌看见右方增援队伍未进入就被刘永生带领的战士打得溃不成军,便想撤退准备溜走。大队长赵国强见火候已经差不多,就组织反冲锋,不幸被打中双脚,后因为流血过多而牺牲。右路之敌,由于刘永生支队占据制高点,十几分钟就被打垮;这时左侧之敌刚刚登上山顶,看着两路进攻队伍已经被打垮,进退两难。敌人一举一动,被隐蔽在莲花尖山的平和县委书记陈天才和伤病员们看得一清二楚,这时,陈天才和伤病员们看见几位敌军官在嘀嘀咕咕,好像商量如何撤退的事宜。陈天才审时度势,马上指挥伤员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当时陈天才这里能投入战斗的只有10人10条抢,而且包括8个伤员,陈天才对大家说,我们要稳、准、狠,否则我们会吃亏。于是,一人对准一人,只听陈天才一声令下,“啪、啪”,可怜这些敌军官,一露头便被击毙。这时刘永生怕陈天才带领的伤病员有闪失,便带人迅速赶过来,当他看到敌军趴在莲花尖山上,便向他们喊话,号召他们放下武器,不要替国民党反动派卖命。正喊着,一颗流弹飞来,他不幸被击中腿部。这时,整个乌龙坑战场枪声、炮声慢慢减弱,三路进攻乌龙坑之敌,认为占不了便宜,随即就争先恐后向后撤退。

乌龙坑战斗,以少胜多,为闽南革命斗争史增添了光辉灿烂的一页。这次战斗共毙敌60余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60多支和大量子弹、手榴弹。但我支队却也牺牲大队长赵国强和一位战士,支队长刘永生被流弹击伤。国民党反动派进攻乌龙坑以失败而告终,但为了鼓舞士气,却在《中央日报》等报刊上发表新闻说“福建省保二团、保三团在平和大山里消灭共匪数百人,匪首刘永生、陈天才被当场击毙”等等可笑之新闻。

赵国强在乌龙坑战斗中牺牲了,他是为了闽南的解放事业而贡献出宝贵的生命,他的精神永远活在老区人民心中,他不但是闽西人民的优秀儿子,也是福建人民的优秀儿子。解放后,平和老区人民为纪念赵国强烈士,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将高坑乡改为国强乡。1958年,平和县委书记刘尚贤特批老区人民的建议,将高坑乡改为国强乡。

黄志耀 文/图

10 Python 中的生成器趣味实践丨慕课网教程

24 Markdown 状态图丨慕课网教程

Java 运算符丨慕课网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