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做座环保餐具叫好不叫座白色污染卷土又重来

发布时间:2021-10-15 00:06:03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环保餐具叫好不叫座 白色污染卷土又重来

餐桌白色污染“我行我素”

2000年8月1日,石家庄市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及餐具,同时推广使用可降解产品。这是省城首次全面“禁白”。去年1月,中国饭店协会发布通知,要求全国饭店与餐馆坚决淘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但时过经年,“走马”餐厅、食堂,人们会很容易地发现发泡塑料餐盒的身影,白色污染屡禁不止,究其症结,是社会观念,是消费需求,还是利益驱动?

近日,我们对河北省会石家庄的一些饭店和快餐店调查后发现,发泡塑料餐具仍在饭桌上“唱主角”。在正东路的一家包子外卖的小饭店里,我们看见老板手持着发泡塑料餐盒,热腾腾的包子就是这样盛放到“白色餐盒”后送到消费者的口中。当我们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上前要一份包子的时候,老板仍按惯例拿出了塑料餐盒,我们要求用环保餐盒装,老板无奈地说这里从来没有使用过环保餐盒,旁边的老板娘甚至还问什么是环保餐盒。而当我该中心具有400余名知识型员工们提出塑料餐盒已经被禁止使用时,老板理直气壮地说:“市场上有卖的,我们就能用。”

追踪溯源,笔者来到快餐盒的批发地之一的省会南三条市场,转了一大圈也没发现摆着卖发泡塑料餐盒的。但当笔者以刚开饭店为由向一摊主询问有没有卖发泡塑料餐具的时,他偷偷地把笔者拉进屋里说:看你们新开张,算便宜点,10元钱120个。而问其为什么不卖环保餐具时,他说:“我是做生意的,考虑的是钱,那个太贵就不卖。”看来,环保餐具是让这些只考虑钱的卖主“挤”出了市场,发泡塑料餐具靠着廉价的优势仍牢牢占据着餐具市场的“头把交椅”。

上海一专卖水煎包的分店在省城落脚之后,很多老百姓争相购买,省会一家生产环保餐具的企业负责人冯建义认为这个从环保意识比较强的上海来的饭店,一定会买他的产品,可没想到他得到的答案是不要,他困惑地问:“你们在上海用,为什么不在石家庄用?”“在这里有时候不管,而且你卖的太贵,我们要你的不划算。”该分店的管理人员对他如是说。虽然政府对一次性不可降解的塑料餐具下了“封杀令”,但显而易见的是,管理的疏漏与不力成了“白色”污染积弊难除的“帮凶”。

有关统计显示,我国每年消耗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达100亿只以上。目前,使用广泛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已成为污染环境的元凶之一。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省会的绝大多数中小酒店仍然在使用发泡塑料餐具,只有极少数才选择环保餐具。

塑料餐具对环境和对人体的危害众人皆知,影响环保餐具占领市场的因素究竟是什么?冯建义认为,现在环保餐具“叫好不叫座”的原因主要是价格。发泡塑料餐盒成本是每只7到8分,而环保餐盒的成本最便宜的也要1角5分以上,纸浆模餐具则要3角以上,相差一倍或者几倍的价钱。而大量发泡餐具产品加有大量填充材料甚至回收的废塑料,其成本大大低于符合要求的产品。也正是因为发泡塑料餐具与环保餐具价格上的较大差距,才导致发泡餐具在市场上“独霸一方”。

同时,由于执法主体不明确或处罚力度不够,所以非环保餐具产品还在招摇过市,这也让消费者一头雾水,不知何去何从;此外由于环保餐具标准的不同的标准要求,给检测部门、生产研究单位和经营者以及使用者造成了一定的混乱,同时也给执法部门带来了很大困难。

消费者对环保餐盒的认同度不高也是这些发泡塑料餐具存在的重要原因,环保意识和知识的匮乏成为影响消费认同度的主要“壁垒”。当笔者问及一正买盒饭的年轻女士知不知道塑料餐盒的危害时,她说:“我吃了这么多回,也没得过什么病,而且卖盒饭的都是用这个。”

面对日渐严峻的“白色污染”,面对环保餐具无销路的市场,环保餐具的尴尬现状究竟有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呢?对此,已经“走”在许多人前面的我省环保志愿者认为:一是充分认识人的行为在导致“白色污染”方面的作用,教育人们爱护环境、爱惜资源,纠正乱弃废物的不良习惯;另外则是通过政府行政命令,推广纸制品和可降解环保替代产品。对销售者和使用者应保持持续的打击力度,只有这样才能为环保餐具厂商腾出市场空间,让他们尽快占领市场。

他们还建议,对已经生产销售使用的塑料餐具可以进行分类回收,比如在居民区的垃圾箱旁或小区门口设一个一次性饭盒收集筐。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各回收站点派人来各小区调换收集筐。这样,既不会脏了居民家中的小环境,也不需要居民大老远送饭盒。当去年然,这需要政府更大力度的投资。同时可以在餐馆设代收点。

专家观点

仅有自觉是不够的

我省第一个民间环保志愿者组织“绿色知音”的负责人张忠民认为,市场对环保产品的接受程度与经济发展水平成正比。从国外环保产业的发展规律看,当一个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以上时,环保产业就会占有较大市场,而目前我省城市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远远低于此数,因此环保产品市场整体上还处于发育阶段。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目前生产环保餐具的都是小打小闹的企业,资金实力、生产规模都摆脱不了乡镇企业的痕迹,而大企业、大集团涉足这一领域的很少,这使环保餐具这一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很差。”

国外的经验表明,在环保产品市场发育的初期阶段,不能光靠企业或个人的自觉,还必须要有政府的强制性推广措施。强制性推广不是简单地“发文件”、搞运动式的“大检查”,而是要以经济杠杆给环保餐具的生产和销售一个有力的支点,从而限制塑料餐具,这样才能达到最终的治污目的。

环保企业:在萧条中等待春天

从理论上说,全社会防治“白色污染”的背后是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从现实的社会需要看,以省会这样的城市,每天一次性餐具的需求量至少也在10万个以上。但现实是一些生产环保餐具的企业都是处在苦撑的境地。石家庄保洁纸模制品厂就是其中的一家。

经过精心筹备,2000年夏天,保洁纸模制品厂在社会的一片赞誉声中开张了。作为生产绿色环保餐具的企业,工厂严格执行了《一次性降解餐具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产品质量完全达到国家相关质量、卫生、环保标准,并取得了相应的检验合格证书。工厂生产的环保餐具由稻草、麦秸、蔗渣、玉米芯等原材料粉碎发泡后加一定比例面粉制造而成,可完全生物降解,埋进土里十分钟后就开始降解分化,7周后与土壤连成一体,成为有机肥。

“没开始之前,我踌躇满志,但没想到,现实的情况是如此让人失望。”走进保洁纸模制品厂,安静的厂房,有几个工人在空地上闲聊着。简陋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字:拼搏进取。厂长冯建义紧皱着眉头向笔者诉苦。

这里已经停产2个多月了,大量的产品还在厂房里积压着。他们向石家庄的各大小酒店推广环保餐具,可都是嫌其太贵而不肯进购。只有一个不算很大的神兴酒店在一直使用他们的环保餐具。他还说道:“在非典时期,环保餐具很畅销,可非典一过,产品又积压了。”他说,如果再没有转机,就只有卖机器关门了。

这里的设备和原材料、厂房都是冯建义自己投资开办的。总投资100多万,但现在连成本都没收回,还欠着外债。“开始的时候,我踌躇满志,努力地工作,但没想到,现实的情况是如此残酷。”冯建义拿着堆积的产品无奈地说。他还说,新乐市有家环保餐具制造厂的产品远销国外,在国内他们也没有市场,他们的厂长还来找过他来探讨环保餐具的状况。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环保产品在国外才有市场?

据笔者和一些环保志愿者的调查,我省大多数的环保餐具生产企业也命运多舛,都是热热闹闹开张,冷冷清清关门,没有一家能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环保餐具VS发泡餐具大 战

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高级工程师陈明慈介绍,降解指的是一种化学结构的变化,通俗点儿说就是大分子向小分子转变的过程。可降解塑料必须短期内在自然条件下发生形态和化学结构上的重大变化(例如餐盒降解后变成粉末),其分子量要由30万自然分解到4万以下并被微生物消化吸收,最终转化为对环境无害的物质。而不可降解的塑料制品要完成这一过程则至少需要100—200年。

塑料原料中含有不利于人类健康的油溶物质,非常不适合用做餐具,但它在这方面对人类的害处毕竟还不是最重要的。被胡乱丢的白色垃圾老化后会变成许许多多小碎片,一二百年不烂,它们堆积在农田中会破坏庄稼的根系和土质;堆积在水中则会破坏水质及水中生物的繁殖;牛、猪等牲畜吃了很容易导致死亡;含氯的塑料制品在回收时如果燃烧温度不够还会生成二恶英;再看看那些被白色垃圾侵蚀得体无完肤的景观吧,其实从白色革命到白色污染,如果只怪罪塑料制品本身是不公平的,乱丢乱弃垃圾的人们应该负上相当大的。

“纸塑”间的拉锯战已持续了不少时候,究竟哪一方胜算大些?陈明慈说,制作包装品的材料有很随着我国汽车的数量的日趋增长多种,但在目前的实际应用中都有缺陷:以餐盒为例,目前最常用的塑料发泡餐盒中存在对人体有害的苯乙烯单体;植物纤维(或秸秆类)餐盒造价高,秸秆表面附有大量农药、化肥及动物粪便,很难除净,卫生难以达标;而纸浆模塑法生产的纸餐盒则普遍存在投资费用高、生产效率低、餐盒售价高的缺点,特别是造纸业的污染也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不能为了解决白色污染而增加造纸污染吧。最近出现的改良产品———————可降解塑料餐盒,这种餐盒用过之后弃之户外60—70天即被自然环境完全消纳,而在不用的时当结构本体有缺点时候放在避光潮湿处保存又可以保持一年不降解,专家对其性能是比较满意的。

信息来源:

安全绳拉伸试验机
30吨拉伸试验机
安全绳拉伸试验机
大型拉力机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