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做座三十年一遇电力困局求解

发布时间:2021-10-08 20:52:33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三十年一遇:电力困局求解

“电煤联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困局,只有电力价格市场然后到达控制横梁移动的目标化才是治本之策。”华东电监局局长丘智健形容说,这就像一个人得了综合病状,需要中西医并治,中药能治根但需要时间,西药见效快但不能治本,要中西医结合、双管齐下

上海市中山南路268号新源广场,上海电力(3.71,-0.09,-2.37%,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电力股份”)总部所在地。董事长周世平匆忙交代几句就出去忙碌了。

只剩下公司的董秘夏梅兴,站在自己36楼办公室里。黄浦江那畔、位于浦东的上海市电力公司办公楼,依稀眺望可见。相隔几条街区,还有华东电监局和华东电办公楼:这几位同在一条战壕的“难兄难弟”,正在共同感受前所未有的“电压”。

上海用电负荷屡创新高,电煤供应也开始日趋紧张。华东电监局称,去年入冬以来,包括上海在内的华东区域发电企业纷纷告急,电煤供应困难,发电企业电煤库存下降,严重影响着电的安全运行。而电煤供应困难背后是整个发电行业从盈转亏的分水岭。

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能源,电力的价格波动无疑牵一发而动全身,决策部门对此慎之又慎。8月20日,国家发改委以市场惊讶的闪电速度将全国火力发电企业平均每千瓦时上电价调高2分,试图为举步维艰的发电企业减压。而两个月前的6月19日,发改委宣布7月1日起将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分钱,但这个幅度的调价对深陷亏损泥潭的广大火电企业来说仍属杯水车薪。

三十年一遇的“困境”

“这几天天气凉了,用电负荷下去了,可以缓口气。但是长远看还是要解决机制层面的问题,否则冬天用电高峰期一来又不顺了,要良性循环,不能阶段性看问题,否则政府官员就成了救火队员了。”华东电监局局长丘智健说。

由于实行煤炭限价令,煤炭交易全部采用招标制。“这样煤矿就要求全部现金交易了,以弥补丧失的操作空间。”一位电力系统人士表示。

于是,“找钱”、“找煤”成了目前几乎所有发电企业老总们的“头等大事”。而以前,买煤可以厂家介绍仪器仪表如何保养预付一部分,货到再付余款,现在是要全额先付款,款到发货。电煤交易正在成为绝对的卖方市场,这造成了发电企业的极大压力。

“目前发电行业遇到了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最严峻的形势,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根据夏梅兴介绍,作为上市公司的上海电力股份已经发布预亏公告,上半年亏损数额约5.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1亿元),公司称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导致发电成本大幅增加,且公司2008年上半年的上电价未能得到相应调整;贷款利率上浮导致财务费用有所增长。

上海电力股份一季度亏损1.26亿元,而6月份当月就亏损2.8亿元,差不多每天亏损1000万元,公司下属的闵行电厂和杨树浦电厂一个月亏损额分别高达4000万和5000万元。

据了解,目前杨树浦电厂和闵行电厂煤价已经高于电价了。杨树浦电厂在此次调价后每度电价格是0.435元,但燃料成本(煤)0.497元。同样,闵行电厂上电价是每度0.435元,燃料的成本是每度0.465元,杨树浦和闵行电厂目前处于投入与产出完全颠倒的困局。

“甚至外高桥(10.75,-0.16,-1.47%,吧)电厂也开始亏损了,现在发电越多亏损越多,尤其是6月份以来煤炭价格大幅飙升更是雪上加霜。”夏梅兴说。

“现在上海的几乎所有燃煤电厂都亏损。”与上海电力股份同城的华能集团华东公司和上海申能股份(6.67,-0.11,-1.62%,吧)也好不了多少。夏梅兴说,上海电力股份目前的严峻形势是整个电力市场的缩影。近日,四大发电集团亏损被各大媒体广为报道。

目前,上海电力本地供应市场三分天下,上海电力股份、华能集团华东公司、上海申能股份已成三足鼎立之势。三家承担了上海用电量三分之二份额,其他三分之一靠外省市供电。

夏梅兴说,这另取试样重作种峰转急势就发生在半年内,去年同期整个发电行业还处于盈利状况。

发电企业的“亏本账”

可让发电企业备感困顿的是:现在不仅买煤困难,借钱也不那么容易。“现在我们向银行贷款,发出电后电费弥补不了燃料成本,还要倒贴进去工资、维修、付银行利息,公司的资金雪球越滚越少。”夏梅兴说。

但电力是必需品,即使像杨树浦和闵行电厂包括医疗和电子作为电线涂层那样的情况,电厂也不能不发。像最严重的杨树浦电厂,有的老机组每度电的燃料成本已比上电价高出22分,但为了保电力供应,也不能不发,不能停。“真是面粉比馒头贵,这馒头怎么才能做下去呢?”业界人士也感叹。

“我们在一小时内就处理了40万千瓦的异常变化,如果不这样做,会导致电崩溃的严重后果。”一位电公司人士称。可见,整个行业在亏损和高度紧张中前行。

“现在发电厂都在扛,不能停止发电。电力行业有社会,行业内每一个员工对这一意识都十分明确。”夏梅兴说。

在发电企业无法承受之时,发改委终于出手了。6月19日,电价微浮。全国每度电价平均上调0.025元,上海平均上调0.03元,其中居民基本生活用电、农业生产、农业化肥生产电价不受影响。

6月19日出台的电价上调方案,上海电价上调0.0214元,对应煤炭价格约是每吨46元,也就是煤价比去年每吨涨46元大致和上调的电价抵消掉。而6月份以来全国煤价又进行着新一轮大幅上涨,势不可挡。上海电力股份目前的煤折标煤价已超过1100元/吨,比去年同期上涨420元/吨,涨幅超过60%,因此6月份上调的这点上电价只够覆盖煤价上涨的11%,实在不解决问题。

对于这次久违的“联动”,一位参与当时发改委组织煤电联动会议的业界人士表示:“这次联动不解决问题,幅度很小的。”2006年以前,发电企业能耗成本波动70%靠煤电联动解决,剩下的30%发电企业自己消化。但是相对于煤炭的涨幅,这次的电价调整无疑太小。

在历史上,在1992~1993年间国内也曾出现过煤价快速上升导致电力生产困难的情况,1993年上海市一次性上调了销售电价0.13元/千瓦时,这一举措使电力行业较好地渡过了当时的困难,而今年这一轮煤价涨幅比1992~1993年时大得多。

目前,通过风力、垃圾、秸秆发电每度可以补贴两毛。但是由于成本太高,可开发资源有限,其生产的电力无法与火电相提并论。目前,我国80%以上的电力供应来源火电。

据了解,太阳能发电每度平均成本3~4元,风电每度平均成本0.8~0.9元,而煤电每度不到0.4元。“如果不从国家层面来弥补可再生能源,地方财力根本无法承担,可再生能源推广可想而知。”丘智健说。

用乳结泰胶囊调理乳腺结节功效如何
乳结泰胶囊有什么治疗功效
乳腺增生需要散结消肿吗
乳结泰胶囊可以治疗乳腺增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