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9-(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5:36 阅读: 来源:板擦厂家

夜深人静,烛光点点。

丫鬟秋叶犯困地打起哈欠,揉揉眼睛后,瞧着伏在案上,仍在专心致至翻着账册的岳茹霜。

“小姐,夜深了,早点歇着吧!”秋叶提醒岳如霜。

岳如霜头也不抬,纤指搁在一本账册上,娥眉蹙紧着,另一只手却在熟练地拨着算盘珠子。

“嗯,快好了!你若困,就先歇着!”岳如霜噼里啪啦拨动算盘珠子说。

秋叶见她这般辛苦,撅起嘴:“太尉府又不是养不起人,小姐何必要这么辛苦!”

岳如霜拨着算盘珠子的手顿了顿,望着秋叶摇头:“叶儿啊,寄人篱下的日子,我是早过烦!虽然舅父疼我是真,吃穿用度也不用我操心,但终究不是自己家里,我哪能安心。如今酒楼生意稳定,我们也不需再向舅父伸手,自食其力,不用看别人眼色岂不更舒坦!再说,我已十六,早晚要嫁人,比及不了大姐和五姐,好歹要为自己备份象样的嫁妆!”

秋叶闻之会心地笑起,“小姐说得极是!”

顿时睡意全无,拾了案上的剪子,将烛芯往上挑了挑。

顿时,烛火跳跃,瞬间亮程许多。

岳如霜嘴角牵牵,眉头却始终未舒展开。

她原是大将军岳柯的独生女,却因家道变故,一夜间失了双亲,被送至给当朝太尉杜沛昕抚养,那年她不过六岁。

秋叶自小跟了岳如霜。岳家衰败后,秋叶不愿独自离去,杜沛晰见她忠心,便许她留在岳如霜身边伺候。

杜沛昕是岳如霜的亲舅父,与她母亲乃一母同胞。

杜沛昕对岳如霜视如己出,对外称她是自己的幺女,太尉府的六小姐。

杜沛昕有三子二女,却娶了三房夫人。

正房卢氏替他生了一子一女,即大公子和五小姐。岳如霜来到杜府时,杜沛昕便将岳如霜交给卢氏抚养;二房江氏生了二男一女,即二小姐、三公子和四公子;三房宋氏无所出,也正因此,三房在府里最无地位。

也许是同病相怜,宋氏比正房卢氏要对岳如霜亲切,相比来,岳如霜也与宋氏亲近些。

见天热,岳如霜让秋叶端碗冰镇的乌梅给宋氏,不巧在廊道里,遇见大小姐杜玫莹和五小姐杜玫珠。

杜玫珠仗着自己是嫡出小姐,早瞧不惯岳如霜,此时见秋叶脚步匆匆地赶往北院,伸手一拦将秋叶挡住:“哟,这么急着往哪赶?”

秋叶早见惯了这位五小姐的飞扬跋扈,膝盖一屈,行礼道:“奴婢见过大小姐、五小姐!”

相比杜玫珠的飞扬跋扈,大小姐杜玫莹倒是显得知书达理些。

见秋叶手中端着冰镇的乌梅,朱唇微启:“三姨娘素来怕热,听说,这几日胃口总不见好,难得六妹想到用乌梅给她开胃!”

“就那丫头多事!说是胃口不好,我怎就听说,三姨娘昨晚还吃了一碗粥下肚的!”杜玫珠翻起白眼。

杜玫莹轻笑:“知道你跟六妹较真,也不必拿三姨娘的事来说!行了,秋叶,另忤在这了,这汤都要捂热了,赶紧给三姨娘送去吧!”

“大姐……”见杜玫莹放了话,杜玫珠不甘心地唤道。

秋叶松了口气,冲两位小姐拂了礼后,朝北院赶去。

待秋叶一走,杜玫珠面色一变:“莫非大姐是要帮着那野丫头不成?”

杜玫莹嫣然轻笑:“你这丫头,脑子里到底瞎想什么?我是你的亲姐姐,胳膊肘该往里往外,我会不知道?我这样做不过是想让府里安宁,让父亲大人少操些心!”

“大姐真是想得周到!对了,听说大皇子近日就班师回京,大姐要不要见他?”杜玫珠调侃起。

杜玫莹面颊生红,娇声道:“谁要见他!”说时,小跑开。

“脸都红了,还嘴硬!”杜玫珠不依不饶地在后面追她。

两人跑了段路后,气喘吁吁地又停下。

只听杜玫莹道:“五妹跟四皇子的事,也该定下来了吧!你们可是定过亲的,只要圣上一点头,五妹便是霁王妃!”

“呀,大姐,绕半圈,你原来是在笑我啊!”杜玫珠笑着,用手捶打起杜玫莹。

二人嬉闹着。

岳如霜刚要出府,无意间听到二人的谈话。

她知道这两位表姐都很不待见自己,便隐在暗处避嫌。

五姐与霁王的婚事将至,想来舅父这阵子是在忙着张罗二人的婚事!

岳如霜轻叹。

她比杜玫莹小二岁,却与杜玫珠同年,只不过月份上小了半月。

到底是嫡出,长姐都未出阁,就要急着将小的先嫁出去,如此不合常理的,莫不是舅父朝中遇到了什么事?

舅父想依仗霁王,便想将五姐与霁王的婚事提前?

岳如霜越想越有这可能。

朝中之事,她虽不太清楚,但她明白,权力这东西的好处。

当年父母双亡的阴影,一直萦绕在她心里多年。

她一直以为,她父母的死绝非偶然,定是朝中有人陷害。她父亲可是威震四方的堂堂大将军,怎会刚被收了兵权,转眼人就死了,家也毁了……

想到这,岳如霜心口沉闷,纤指紧扣朱红色圆柱。

“小姐!”秋叶从三姨太院中出来,见岳如霜一脸苍白地站在廊道里,忙唤她一声。

岳如霜收回神,望着步来的秋叶,道:“大皇子和四皇子,哪个权势大?”

秋叶吓一跳。

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她一时弄不明白,而且这话关系到皇室,她一个下人怎会知道。

秋叶老实地摇头。

岳如霜幽幽叹气,抚着作痛的脑门,嗤笑:“我怎会问你!”

说时转身走开。

留下一脸作懵的秋叶。

人头攒动的街头,岳如霜与秋叶一前一后地走着。

二人今日是出来查访酒楼的,为掩人耳目,皆是一身男丁服。

岳如霜手里捧着昨晚核算过的帐本。酒楼是她一手经办,只不过为掩人耳目,如今挂在他人名人,同时她还有茶行、烟馆、航运……

短短几年时间,岳如霜在不知不觉中,掌控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她早已不是那个不谐世事乖乖待在闺阁中的待嫁少女,她八面莹澈、运筹帷幄,早已富可敌国。

---- 作者寄语:当当当,新故事开始啦!有人么!有人么!哎,你们都怎么啦?

推拿手法培训潍坊正骨手法培训哪里好

常州新北区企业照片墙设计价格信息请来辰信广告

上海恒迅自行式曲臂式高空作业平台

东莞麻涌模具铜废品废料回收

溴化阻燃型阻燃型乙烯基树脂、包运输溴化阻燃型阻燃型乙烯基树

新旧吊饰进口清关西班牙二手物品进口清关清关流程

潍坊CPVC电力管配电工程的应用

纳米级白炭黑消光剂作用胶粘剂用白炭黑批发

烟台CPVC电力管原材料牌号要求